可是等了半天,周圍也沒有任何的動靜。

影子大人眼神中露出一抹疑惑的光芒,回頭看去,依舊沒有任何人。

沉吟片刻,再次冷聲喝道:“都愣着幹什麼?還不給我出來!”

說完之後,樹林裏面終於響起了一陣悉悉索索的響聲。

影子大人明顯的鬆了口氣。

羅成平淡的看了一眼,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郁。

影子的大人完全沒有理會的心思,平淡的目光始終放在羅成的身上,似乎吃定了一般。

可是再次等了片刻,影子大人忽然發現有些不對。

悉悉索索的聲音雖然在不斷的靠近,可是卻非常的輕,似乎並沒有多少人。

影子大人眉頭緊皺,慢慢的回頭看去。

在他身後的位置,一個身着西裝的男人慢慢走了過來。

在其手中,還把玩着一把軍刺。

軍刺正慢慢的滴着鮮血。

不是郎珏又是誰?

影子臉上終於露出了一抹慌亂的表情,身體下意識退後了半步。

皺起眉頭,眼神裏面已經多出了一抹震驚。

很快,郎珏已經趕到身前,輕笑着開口:“車被他們弄壞了,走不了了。”

似乎很是無奈一般。

也只有在羅成身前,郎珏纔會露出這樣的一面。

羅成點了點頭,輕聲問道:“人解決了。”


郎珏點頭:“一個都沒剩,差點被他們發現了。”

二人如同閒談一般,完全將影子給扔在了一旁。

可是影子聽到之後更是瞪大了眼睛,眼神裏面閃爍着駭然的光芒。

人都殺了?還沒發現他?


羅成也沒有了興趣,雖然依舊不知道這個陰謀到底是什麼,卻也明白了一些事情。

輕輕開口:“交給你了。”

說完之後,直接轉身向着大路的位置走去。

郎珏恭敬點頭,目送着羅成離開。

直到羅成消失在視線中,郎珏這才緩緩起身,臉上再次恢復了那一抹冷意。


影子懵了,皺起眉頭看向郎珏,身上的那個派頭倒是沒變。

沉吟片刻,冷聲道:“你是不是認爲自己打的過我?”

話音剛落,郎珏直接一腳狠狠的踹在了影子的胸口。

速度之恐怖,以速度見長的影子都沒有反應過來。

直接一腳狠狠的踹在了影子的胸口。

砰!

伴隨着沉悶的聲響, 影子直接被踹的倒飛了出去。

郎珏面無表情,揮舞着手中的五棱軍刺,慢慢向着影子的位置走去。

影子艱難後退,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邊的事情自然不用羅成擔心。

出去之後,順着大路慢慢向着剛纔郎珏離開的方向走去。

既然對面有埋伏,車肯定是壞在路上了。

羅成默默前行,對於這個陰謀也更加好奇了起來。

抓他只是順帶着,似乎並不知道羅成真實身份,也就說明想要活捉羅成的人並不知道羅成的真實身份。

嘴角露出一抹輕笑,繼續順着大路向前走去。

既然是埋伏,距離這個山包也並不會太遠。

沒過多久,羅成便看到前面有幾道黑影佇立在街旁。

羅成大步走了過去。

衆人似乎聽到了羅成的腳步聲,人羣之中也爆發出一陣騷亂。

車癱瘓在路邊,車燈還打開。

羅成走進之後,人們看清了羅成的面容,這才狠狠的鬆了口氣。

羅天良站在角落裏面,目光陰沉,手中拳頭死死緊握。

在他眼中,羅成始終是一個廢物的角色。

●tt kan ●℃O

可是如今他不但被廢物救了,所有人對羅成還那麼感激恭敬,這讓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對他來說,這就是一種侮辱。

曲悅眼前一亮,臉上露出了傲然的表情,連忙站了出來。

剛纔知道被羅成救了之後心中也是五味陳雜。

可是看到其他富家公子對羅成如此感激恭敬,心裏面也開始激動了起來。

靈機一動,直接衝到了羅成身前,無比熱情的開口:“姐夫,你終於來了!我們都快嚇死了!”

說完之後,直接擡手抓住了羅成的手臂,臉上也洋溢着興奮的笑容。

果然,這個舉動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羅成眉頭微皺,曲悅那點小心思自然非常清楚。

不着痕跡的甩開了曲悅的手臂,緩步上前。

目光輕輕掃過衆人,也並沒有理會角落裏面的羅天良。

輕輕開口:“今天的事情,回去之後不要亂傳。”

人們面面相覷,有些搞不懂羅成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羅成繼續開口:“一會兒就有車來接你們了。”

其實羅成也沒抱什麼希望,這麼多人又有幾個能夠守口如瓶。

救人的事情倒是好說,只要自己真實身份沒有人知道就已經足夠了。

說完之後,羅成默默站在一旁,靜靜的等待着。

沒過多久,一輛客車緩緩駛來。

衆人懸着的心也終於放鬆了下來。

可就在這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起:“大家別信他的話!” 羅天良手中拳頭緊握,眼神裏面怒火愈發的旺盛了起來。

對於他來說,羅成這種做法就是赤果果的裝叉!

那種濃郁的羞辱感愈發強烈,實在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衆人也是一陣愣神,紛紛順着聲音看去。

當看到羅天良之後,不少人露出了疑惑的光芒,不明白羅天良這麼說。

曲悅卻不滿的站了出來,冷聲喝道:“羅天良,你怎麼說話呢!”

“是我姐夫把你救出來的!現在想羞辱我姐夫?救你的時候你尋思什麼了!”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不就是看不慣我姐夫搶了你的風頭麼!現在我姐夫可是在救大家,難道你要害了大家不成?”

一連串的話瘋狂說出,那股刁蠻勁頭也再次浮現,只不過這次並不是針對的羅成。

羅成並沒有理會的興趣,任由他們二人針鋒相對。

羅天良表情徹底陰沉了下來,死死盯着曲悅。

周圍的人羣也是一陣議論紛紛,一些熟悉羅家事情的開始告訴那些不知道的人。

很快,衆人都明白了過來,知道羅成跟羅天良不合。

一個個看向羅天良的目光也充滿了怒意。

畢竟羅天良這可是拿着所有人性命去賭氣啊!

“羅天良你怎麼回事?現在你硬起了,被關在裏面的時候你怎麼不說?”

“就是,什麼東西!一個過了氣的二流家族也敢在這裏大放厥詞?羅先生可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羅先生把我們救出來的,你要是不願意大可以自己滾回去,這裏沒人留你!”

……

所有人都站了出來,對着羅天良怒聲喝道。

很顯然,羅天良已經犯了衆怒。

羅天良深吸一口氣,努力的壓抑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腦海中僅存的理智告訴他不能去頂撞,陰狠的目光也始終放到羅成的身上。

沉吟片刻,冷聲喝道:“被他救了就是一種恥辱!他就是羅家的一個廢物!棄子!”

羅成眉頭微皺,還沒等說些什麼,旁邊便再次響起了曲悅那嘲諷的聲音:“喲,羅大少還真是高尚啊,難道忘了被殺手嚇的就差把祖墳在哪給說出來的時候了麼?”

“反正我姐夫都已經把你救出來了,也不可能再把你送回去。”

“就當我姐夫瞎了眼,你那麼厲害自己回去算了。”

周圍衆人聞言露出了嘲諷的目光,靜靜等待着羅天良的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