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一聲輕咦響起,步天意外的發現這昆蛇的腹部有一大塊的膨脹鼓起,這讓他不禁感到有些驚詫了。

「還真是生育期啊。」步天驚嘆道。

隨即想到,現在蛇都死了,腹里的小蛇肯定也去見上帝了,便也就不在意了。轉而好奇起自己剛剛的突變,那種全身血液沸騰灼熱的感覺讓他現在都感到渾身刺痛。

疑惑之下,步天打開了個人屬性面板,仔細查看了起來,想要知道有沒有什麼特殊的變化。

人物:步天.種族:吸血鬼.陣營:黑暗


力量:18.靈敏:24.體質:17.精神:13.能量:5/10.職業:無.信仰:無.等級:1.經驗:120/1000.身體狀況:重傷30%

再次將個人屬性確認一遍,步天確認自己沒有看錯后,變得無比驚異了起來。

現在他的能量竟然由初始值10點變成了5點,而且原本只有0的經驗值也漲了120點,除了身體狀況的糟糕在意料之中外,另外兩項數值的變化由不得他不驚異。

步天開始一陣思索起來。

「能量10點消耗了一半應該是當時自己全身血液沸騰灼熱,導致獠牙顯現。而經驗值的上漲則應該是我將昆蟒擊殺之後才得到的一些經驗值獎勵,畢竟腦海中的系統設置得跟遊戲設置差不多,那麼殺了昆蟒,便就像是遊戲里擊殺了怪物一樣,給人物提供升級的經驗。」

似乎是為了證實心中的猜測,步天隨即便發現了個人屬性下的三行系統提示。

「系統提示:被動催發種族天賦——血族男爵變身,天賦效果:全身屬性提高百分之二十,觸發嗜血之獠牙,進入嗜血狀態,此狀態消耗能量5點,持續兩分鐘。冷卻時間:120分鐘。」

「系統提示:擊殺低階2級蛇類魔獸——昆蟒,獲得經驗240點,因昆蟒處於生育期,實力削弱,人物獲得經驗減半,總計獲得經驗120點」

「種族天賦?」

步天如此略一思索,心底的疑惑也就豁然開朗了。

突如其來發生的變化,讓他更加興奮自信了起來。

雖然對於能量的使用以及種族天賦的觸發步天還是摸不著頭腦,但是擊殺魔獸能夠得到經驗值,這一點還是讓他非常滿意的。

經驗值的獲取,證明他從此踏上了一條能夠不斷變強的通天大道。起點上就比其他人高出了許多,也不用再擔憂能否在這個陌生的世界好好的生存下去了。

整理清晰了思緒,步天也就將這瞬息間發生的一切拋諸腦後。轉而開始收拾自己的戰利品。

「這2級魔獸便如此難以對付,差點讓我小命玩完。幸好只是力氣大了些,動作快了一點罷了,不然再來點毒素啊,魔法之類的,我不是直接就面見上帝去了,我想他老人家可不怎麼歡迎我吧。」

一邊賣力的扒著蛇皮,步天一邊心中僥倖的思忖著。

其實他不曾想過,這也就是他這種全身屬性超過普通人一大截的吸血鬼之身才得以倖免。而且若不是他最後僥倖的觸發了種族天賦血族變身,鹿死誰手還真是難以預料。

單單從這幾點上看,這2級魔獸的實力之強悍,已經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若不是處於生育期,光憑它那狂猛的一擊鞭尾就足以要去了步天的半條命了。

也虧得步天的體質高達17點,又是吸血鬼之身,恢復能力超強。否則換一名屬性相當的人來接此一下,可以肯定當場就失去了戰鬥能力,成為板上魚肉了。

步天越想越是心中后怕,因此下手也就更加不客氣了。

狠狠地幾下,將那昆蟒的屍身是扒皮抽筋。連兩顆足有五厘米長的蛇牙也蠻橫的板了下來,血肉飛濺,整一個屠宰現場,血腥無比。

望著手中滑膩的蛇皮與那尖銳的蛇牙,步天心中一動,凝神細看起來,一片流水般的數據字幕在腦中閃現,兩個透明的信息模塊出現。

「2級昆蟒的蛇皮,類別:材料。完整度:6。簡介:這是一張保存頗為完好的魔獸皮革,雖然因為拙劣的採集手法導致有些破損。或許用來做一件皮甲是個不錯的選擇。」

「2級昆蟒的蛇牙,類別:材料。完整度8。簡介:堅硬的魔獸銳齒,這是一枚不錯的武器鍛造材料,雖然體積是小了點。」


滿意的看完腦中的信息,步天收拾起這些珍稀的製造材料,再一看雙手,已經沾滿了這昆蛇的血液。


望了望已經血肉模糊的剩下一堆爛肉的昆蛇,步天神經大條的隨手在衣服上擦拭去了滿手的污穢,心中卻不禁腹誹了起來。

「這貨也能叫2級魔獸,怎麼我連一個魔獸核都沒有摸到。」

咧了咧嘴角,步天望著那昆蛇的殘屍,一臉的鄙夷。

他這倒是真的冤枉可憐的昆蛇了。

其實一級包括二級的魔獸,都是屬於低階魔獸,僅比一些普通野獸強大罷了。

它們的智慧有限,且只能憑藉兇悍的**去進攻,並不會使用什麼魔法或者詭異的能量,因此這類低階魔獸大多只是肉身氣力強悍,卻難以誕生魔核這等能量結晶。


也只有更加強大的中階魔獸(3~5級)以及高階魔獸(6~8級)等遠比低階魔獸強大的存在才會誕生出珍貴的魔核。

尋不出想象中的魔核,步天倒也不再強求什麼。

其實他從這昆蟒一直都未曾使用出什麼超自然的能力便有所猜測了,因此如今沒有收穫,倒也沒有過多的失望。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如是而已。

擰著一手血淋淋的製作材料,步天調出個人屬性的面板,發現自己的身體狀況已經由重傷轉變為了輕傷60%。

不禁心中對這強悍的恢復能力又是一陣的感慨。

到了現在,也就是胸口處承受了那昆蛇的尾部一擊依舊隱隱作痛罷了,其餘的傷勢已無大礙,步天也就不再放在心上。

摸了摸似乎已經不怎麼餓了的肚子,對於自己剛剛痛飲蛇血的恐怖舉動,步天又有些反胃,倒也沒有了再次進食的好胃口。

看著手中擰著的丈長蛇皮,步天生起了一些想法,他現在的穿著的服飾可不怎麼受這個世界的歡迎。

況且,在剛剛的激烈打鬥中,衣服已經有許多的破損之處了。

捏了捏堅韌中帶著滑膩柔軟的蛇皮,步天輕聲一笑。

「卻是個不錯的做衣服的材料,希望我的手藝不會太差勁兒吧。」

………

「嘩」

瓦特西小鎮外蜿蜒流淌的小河旁,一道略顯消瘦的人影突然出現在河岸旁。

這道消瘦人影身著一套緊身的皮質衣褲,其上身的衣服像是一件短小的背心,沒有衣袖。而那長褲倒是普普通通的樣式,不過這衣物上斑斑點點的圈圈蛇紋以及閃動著森寒冷光的鱗片卻是讓人不禁側目。

一聲似乎夾雜著些許滿意的笑聲傳來,消瘦人影轉過身來,猶如刀削般稜角分明的臉龐,一雙仿若寒星的狹長眸子,黑髮捋過耳後,凸顯出宛如出鞘利箭的凌厲眉梢,挺立的鼻樑下稍薄的嘴唇微微輕笑著,這不是步天更是何人。

對於自己親手製作的一套蛇皮服飾,步天大感滿意,雖然服飾還有些粗糙,樣式也有些簡略普通。但步天也樂觀的將之歸納於第一次製作不用過於強求,能穿就行。

他還是很得意自己的創作天賦的,因此對於某些可惡的評論視而不見。

「拙劣的蛇麟短衫.類別:服飾防具.需求裝備等級:1級。屬性:靈敏+1.體質+1.質地:拙劣。重量:376克。簡介:精良的材料,不堪入目的手藝。」

「粗糙的蛇鱗長褲.類別:服飾防具.需求裝備等級:1級。屬性:靈敏+1.體質+2.質地:粗糙。重量:820克。簡介:精良的材料,不堪入目的手藝。」

如今他也算是有一套裝備了,不論裝備的好壞,步天已經很滿足了。

「嘩啦」「嘩啦」

步天蹲在河岸旁邊,雙手在河中狠狠的舀起幾下,又大口大口的猛灌了幾口清涼的河水。隨即毫無吸血鬼節操的感嘆道:「呼,果然比那死蛇的血液好喝多了。」

「現在,我應該想想怎樣融入到這個世界的人類社會當中…總不可能一直生活在野外,過著飲毛茹血的日子吧。」

轉過頭,步天視線遙遙的望向一裡外的瓦特西小鎮。

經過一晚上的鬧騰,時間過去的很快,現在已經接近黎明時分了。

步天想在天亮之前就混入進瓦特西小鎮,時間已經不多了。

他畢竟是一名吸血鬼,對於黎明破曉的陽光還是心中忐忑的。

儘管不清楚陽光下自己是否能夠正常的生活,但抱著小心無大錯的念頭,他也不敢心存僥倖。

此時的瓦特西小鎮仿若一頭沉睡的巨獸,盤伏在黑暗的夜幕之下。

小鎮城牆的大門已經牢牢關閉,就連城牆上戍守的幾名衛兵估計都大半睡去了。

瓦特西小鎮屬於法蘭大陸數千小國中的克魯克公國,類似這樣的小鎮在克魯克公國中倒是有不少。

克魯克公國處於法蘭大陸的東北方,氣候宜人,物質資源豐富。其領土近3萬平方公里,國內人口上千萬,盛產礦物資源,算是神聖秩序聯盟下諸多小國中頗為富饒的一個了。

而克魯克公國是個崇尚自由,遵從禮制的公國,這在法蘭大陸當中是很少見的。

法蘭大陸的大多數國家都崇尚武力,這些國家都因地理位置的不同,分屬神聖秩序聯盟以及黑暗秩序聯盟的庇護之下,互相之間征戰不休。

即使是不喜爭鬥的國家被迫捲入戰爭那也是不得不開始擴軍備糧的準備征戰,以圖自保。

克魯克公國便是因為在東北方建立的國家,因此歸於神聖秩序聯盟的麾下。

神聖秩序聯盟與黑暗秩序聯盟就如同史前巨獸一般,各自盤踞東南兩方,形成對峙,因為信仰的不同以及多年來的爭戰,矛盾已經激化到了無可化解的地步。

這兩尊龐然大物的敵對關係導致其麾下的諸多大小國家也紛紛處於敵對狀態,明爭暗鬥,劍拔弩張。而克魯克公國之所以能夠倖免,那完全是因為大樹底下好乘涼罷了。

克魯克公國大公哈比亞三世是個深謀遠慮的國君,他雖然沒有急功近利的爭霸之心,但也懂得韜光養晦,留守祖宗基業。

因此在外交上是廣拉關係網,特別是苦心積慮的大肆巴結神聖秩序聯盟中的十大中級王國之一的迪亞斯王國。

為此克魯克公國年年向迪西斯王國進貢諸多珍材異寶,甚至連其最得寵愛的九公主,號稱有公國皓月之稱的露西婭殿下,都通過外交聯姻的方式,遠嫁給了迪西斯王國的一位得勢的王子。

而以露西亞殿下的絕世美貌與才華,自然是深得迪西斯王國的那位王子殿下的寵愛。

就是在這般煞費苦心的經營下,迪西亞王國這個粗大腿,總算是被克魯克公國徹底的抱圓了。

其他諸多小國雖有些不軌的念頭,及其覬覦克魯克公國豐富的物質資源,但是在迪亞斯王國的影響下,卻也不敢對克魯克公國興兵起難。

畢竟一旦戰爭打開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也由不得諸多國家的君主不忌憚萬分,稍有不慎,那就是國破人亡的下場。 眼瞅著黎明即將來臨,破曉的陽光會在第一時間,快如利箭一般頃刻間覆蓋整片大地。

步天不敢再做停留,身形掠動騰挪,迅速的朝著瓦特西小鎮的方向趕去。

此刻他的靈敏度因為裝備上了蛇鱗短衫以及蛇鱗長褲增長了兩點,使得他原本就迅捷的速度變得更為的迅疾了。

「噗」

輕點了一下腳尖,微微彎曲的身體慢慢挺立,腳掌完全落地,發出忽略不計的輕響聲。

步天動作輕柔而警惕的慢慢貼近背後的冰冷城牆,對周圍的狀況四處打量了一會兒,發現沒有任何威脅之後,輕鬆了一口氣。

他也是藝高人膽大,竟然趁著那城牆上戍守的衛兵打盹兒的功夫,在城牆角落的一側手腳並用的攀爬上了十幾米高的城牆。

這也是瓦特西小鎮不過是克魯克公國的一處偏僻貧困的地域,守衛力量並不會顯得很是森嚴。

而此鎮的領主,一名繼承家族地位的落魄勛爵——米歇爾閣下,亦是出了名的吝嗇小氣,自然不會在自己的領地發展什麼民兵守衛的勢力。

在米歇爾勛爵想來,這等偏遠貧窮的領地,那是遠遠比不上自己家族那些庶出的兄長分得的富饒地域。

自己僅僅靠得那些卑賤的貧民收納微薄的稅收,哪有多餘的閑財去花銷在民兵身上。

就連他府邸中的護衛,若不是為了撐撐門面,他都捨不得花這一分閑錢。

感覺到時間緊迫,在發現沒有什麼危險之後,步天便動身在小鎮中穿行起來。

他現在需要尋找到一處可以安身的居所,但不能潛入平民的房屋之中。

那些簡陋的房屋太過狹小了,容易被人發現,若是被質樸的平民當做成了夜裡的三隻手,那可就狼狽了。

腳步不停,步天直接了當的奔向了瓦特西小鎮最大最顯眼的府邸宅院而去。

他是打定了主意要拿可憐的米歇爾勛爵開刀了,雖然步天也不清楚這處府邸的主人是誰,但在他想來,能在這破落的小鎮中住上這麼大的宅院,那就是小鎮里的大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