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著體內雄渾的力量,張暮微微一怔,雖說先前他趁著王家護衛護住他的間隙,暗中服下生命藥水和法力藥水用於療傷,可那藥效卻是不足以讓他這麼快便是恢復。

不過,此時的張暮也顧不得多想,在其眼眸之中,一股森然的殺意彌散而開,而他的身形,也是宛如鬼魅一般,瞬間閃現而出。

那兩名元武境的護衛,被無形力量生生震退之後,眼神中露出一抹震驚,不過,這種震驚神色,也是在下一刻,變成駭然。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兩人只覺喉嚨一痛,一道血洞,便是出現在他們的咽喉之處,一股股殷紅的鮮血,順著血洞,不斷的流淌而出。

一動不動地望著面前的兩雙金色手指,兩人眼眸中,也是終於露出一抹悔意,或許從一開始,他們就不該打這個少年的主意。

不過,這世上明顯沒有後悔葯可吃,下一刻,他們的身體,便是直直地倒落在地,生機盡失。

場中發生的一幕,讓混亂的場面再度一靜,不過,場中那電光火石間發生的變化,卻是根本沒來得及讓眾人看清。人們只是知道,前一秒,兩名元武境初期的高手正要偷襲張暮得手,而後一秒,他們卻是被生生震退,甚至於變成兩具冰冷的屍體……

瞧得兩人咽喉處那道兩指寬的駭人血洞,眾人的身體都是不禁打了個寒顫。

這個看似年幼的少年,其實力之強悍,手段之殘忍,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人們心中都是明白,劉家的優勢,已經徹底地喪失而去,現在的局面,已經完全掌控在王家手中。

而這一切的變化源頭,便是眼前這個名為張暮的少年!

……

「是來自你的力量么……」

將那兩人解決之後,張暮心頭一沉,便是明白,體內這股力量的源泉,似乎這股力量,正是來自被他戰勝的那股殘存意識。

不過,張暮也是清楚,這股力量,暫時還不能由他隨意地操控,只能在身處危機之時,才會自動地爆發出來,上次吸收赤玉果之時,也是如此。

「那就讓我試試,你給我的力量,有多強吧……」

感受著體內雄渾的力量,張暮心頭一癢,略微舒展了一下身子,目光也是不懷好意地朝著劉家那些剩餘的護衛望去。

身形宛如鬼魅一般閃掠而出,張暮隨手撿起一根鐵棍,強橫的力量爆發開來,宛如狼入羊群一般,沖入劉家護衛的陣中。

「砰砰砰!」

場中棍影閃動,眾人根本看不清張暮的動作,只是聽見一聲聲低沉的悶響不斷傳出,旋即便是一名名的劉家護衛狼狽地倒落在地,倒落之時,無一不是鮮血狂噴。

見到大發神威的張暮,眾位王家護衛,一直時間竟是陷入獃滯之中,那先前久久阻攔不下的劉家護衛,此時在張暮面前,就宛如孩童一般不堪一擊!

微微一愣之後,王家護衛也是揮舞著武器,宛如豺狼一般,沖著劉家殘留的護衛衝去。

隨著王家護衛的加入,先前還佔據優勢的劉家護衛,轉眼間便是潰不成軍,死傷無數。

見到下方不斷潰敗的己方人馬,劉海濤心中一沉,也是明白,今日之事,已經徹底的失敗,而且他們劉家的中堅力量,也是因此一戰,損失大半!

「劉家之人,撤退!」

一掌將王盛震退,劉海濤躍下屋頂,同時一聲厲喝從口中急促地傳出。

本就再無戰意的劉家護衛聞聲,也是連忙拖著受傷的身體,宛如潮水般的撤去,在張暮和王家護衛的追趕之中,留下大量的屍體之後,方才有著少數人,狼狽地逃竄而去。

殺得正酣的王家護衛,正欲繼續追擊,卻是被趕上前來的王盛一把攔住:「窮寇莫追,劉家這回已經是元氣大傷,估計再掀不起什麼風浪。大家打掃戰場,清點傷亡。」

隨著劉家護衛狼狽逃竄,混亂的廣場也是逐漸的平息下來,四周的圍觀之人,也是頗為識相地離去。

此刻的這片廣場,已經變成一片狼藉,不少的屍體遍布此處,地面上也是灑滿了鮮血,空氣中,有著濃濃的血腥味飄蕩著。

劉家這次來的護衛不少,光是元武境以上的護衛,便是達到五人之數,不過經此一戰,其中的兩名,已經徹底的被張暮擊殺,其他的三人也是身負不輕的傷勢,狼狽地逃竄,反觀王家這邊,卻是並無元武境高手摺損,只是各自有些傷勢而已。

至於其他實力不足元武境的護衛,雙方則是都有著不小的傷亡,不過,劉家的損失,明顯是更大!

王家護衛雖然也有所傷亡,不過這種損失,在這種混戰之中,也是在所難免,將劉家徹底擊潰之後,王家的眾護衛也是不由得響起陣陣的歡呼聲。

在歡呼的同時,眾人的目光,都是頗為火熱地望著那名少年,今日若不是他強勢出手,恐怕王家必是凶多吉少,對於張暮,王家眾護衛都是有種的欽佩,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已經自然而然地忽略了對方的年紀,畢竟在這裡,乃是實力為尊!

「張暮小哥,這回可多虧你了!」

眾多護衛將張暮簇擁起來,作為護衛頭領的王剛也是走上前來,拍了拍張暮的肩膀,笑著道,先前張暮以一人之力,扭轉戰局的一幕,也是徹底地讓這個漢子為之折服。

「好了,讓張暮小兄弟好好休息一下吧。」

望著被圍得水泄不通的張暮,王盛也是笑著走了進來,望著張暮,旋即眼睛有些發紅,重重地拍了拍張暮的肩膀,嘆道:「好小子,今日之事,王某代王家眾人,多謝了!」

說著,王盛竟是要對著張暮屈身行禮,不過,在王盛身子彎到一半之時,張暮便是眼疾手快地將之攔住,旋即一笑,道:「王叔叔,這是說的什麼話,先前可是多虧了您的庇護和照顧,要不然,我早就栽在劉海濤那個老混蛋手裡了。」

聽聞張暮所說,王盛也是一笑,隨後也是一時之間沒了話語,今日的情況,王家幾乎是危在旦夕,不說那隱藏在背後的白堂,光是劉家本身的實力,就要強過王家,若是一個不慎,王家很有可能將遭受滅頂之災!

不過所幸,在這危急關頭,張暮及時出現,並且以其強橫的實力,連敗劉家數名元武境高手,甚至連白家家主白堂,都是被其強勢擊敗,這才使得劉家士氣全無,扭轉了王家的危難。

不管如何,自今日一戰,張暮的名字,必將響徹整個明月鎮!

(未完待續,本書原創於,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來收藏本書,並為作者投上一朵鮮花,或者贈送貴賓等打賞,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 大半日的清理之後,這片廣場之上的狼藉,終於是被清掃乾淨,不過那種殘留的血腥味道,卻仍是在廣場上空飄蕩著,久久未能消散,一番混戰之後,王家傷亡也是不小,一番善後工作,也是必不可少。

這些善後的事情,自然是要交給王盛一手處理,而張暮則是被王剛帶著回王府上休息,對此,張暮也是沒有多做推辭,畢竟今日一戰,對他的消耗也是不小,好好地休息一晚,也是頗為的必要。

盤膝於床榻之上,張暮的胸膛微微起伏,一股股淡淡的白色氣流,也是順著他的口鼻,緩緩流入體內經脈之中,在稍稍滋養了一番有些細微損傷的脈絡之後,最後便是流入丹田之中,充盈著丹田之中靜靜躺著的元丹。

白天的一番激戰,對於張暮而言,也是有著不小的損傷,跟白堂那一記對拼之後,若不是有著體內那股忽然爆發的神秘力量護身,恐怕張暮的下場,跟那白堂也差不了太多,更別談之後的大發神威了。

對於體內那種殘存意識的存在,張暮也是有著諸多疑問,不過從其兩次爆發神秘力量幫助他脫離險境來看,這股意識對他而言,暫時是有利無弊。

雖說那種力量不能由張暮自由的掌控,但其在張暮陷入危機之時,爆發出的作用,也是頗為的強大。

不過,令張暮有些無奈的是,每當這種力量爆發之時,張暮便是感覺,內心之中充斥著一種嗜殺和暴戾的情緒,能讓張暮毫無顧忌地將敵人擊殺,而沒有絲毫的憐憫之心。

這種殺伐果決的情緒,雖說是張暮有些不太適應,但他心中也是明白,在這個世界,弱肉強食,乃是正常的競爭法則,對敵人的憐憫,往往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個道理,張暮也是十分的清楚。

因此,對於這種嗜殺情緒的存在,張暮也是抱著一種淡然的態度,不認同但也不排斥。

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關於那道意識的事,張暮也是開始靜下心來,繼續專心地調息著體內傷勢。

經過約莫一個小時的調息之後,張暮終於是將體內傷勢恢復大半,此時,一陣敲門聲響起。

「進來吧。」

聽聞敲門聲,張暮應了一聲,隨後,一名少年便是輕推房門走了進來,來人乃是王明。

「是王明兄弟啊,這麼晚了,找我有什麼事嗎?」見到少年進來,張暮笑了笑,道。

「嗯……這是爹爹無意中得到的一種三品靈藥,他讓我拿來給你,說是可能會對你的修鍊有所脾益。」王明訕訕一笑,隨後從懷中取出一個精緻的錦盒,說道。


「三品靈藥?」張暮聞言微微一怔,旋即連忙推辭道,「這可是有市無價的好東西啊,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三品靈藥的價值,在這明月鎮之中可謂頗為不菲,沒有幾千金幣怕是買不到的,不過張暮雖說心動,但也並不想輕易接受,畢竟這東西的價值,的確是頗為貴重。

「今天王家的局面,基本是危在旦夕,要不是你出手,恐怕爹爹他們,都要被劉海濤那混蛋害死了……都怪我太弱了,幫不上爹爹什麼忙。」

王明拳頭緊握著,眼睛也是有些發紅,他抬起頭望向張暮,認真地道:「爹爹說了,我們整個王家的命都是你救的,這些東西,也只是爹爹略表感激之心,張暮兄你可千萬別推辭了,要不然到了爹爹那邊,我也沒法交差啊。」

張暮聞言,也是只好接過那精緻錦盒,笑著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卻之不恭了,王明兄弟,請代我謝過王叔叔。」

「嗯!」王明笑著應了聲,旋即滿臉狂熱地望著張暮,頗為欽佩地道:「話說張暮兄,你可真厲害,就連那白堂都不是你的對手呢!」

白堂激戰的一幕,王明雖說未能入手參與,卻是在一旁看得清楚,對於張暮所展現出的實力,他也是感到頗為的不可思議。

如果說在上次鎮比之時,張暮打敗劉文龍,讓他感到敬佩的話,那麼這一次,張暮或許便是讓他感到狂熱和崇拜了!

以十六歲的年紀,打敗明月鎮一位名聲赫赫的元武境高手,這種成績,幾乎是他之前難以想象的事,可是如今卻是發生在一個跟他同齡甚至還有過衝突的少年身上……

對於王明頗為狂熱的讚歎,張暮也是一笑帶過,兩人再度閑聊了幾句,王明方才意猶未盡地告辭離去。

望著王明離去的身影,張暮笑了笑,旋即目光便是投向王明帶來的那錦盒之中。

三品靈藥!

上次張暮就是藉助一株三品靈藥的效果,從而使得軒轅決的元氣增幅暴漲了四層,同時還突破到元武境中期的層次,那種雄厚藥效,不愧是有市無價的珍品。

因此,張暮想看看,這株三品靈藥,又會有著多強的效果。

滿懷激動地打開錦盒,一株形狀似花朵的靈藥,映入張暮的眼帘之中。

那是一株生得頗為妖異的花朵,花朵顏色呈藍紫色,這種藍紫色頗為濃郁,有種嬌艷若滴之感。

張暮湊近身子輕輕一聞,卻是發現,妖異花朵之上,並非有著尋常靈藥的那種清香味道,反而是有一種奇特的氣味從其中散發而出。

氣味吸入體內,張暮竟是發現,他的知覺,在一瞬之間忽然模糊了幾分,一種困頓的感覺,自腦海中油然而生。

忽然的變故,使得張暮一驚,不過他也並未驚慌失措,重重搖了搖頭,將那種意識恍惚之感強行抹去,他也是連忙後退幾步,不再繼續吸入那妖艷花朵的氣味。

「不愧是衍神花……竟是真的會反吸人體的精神力!」

感受著仍然有些發昏的腦袋,張暮有些驚異地嘆了一聲,明顯也是有著幾分心有餘悸。

有著莫師這煉金大師從旁指導,張暮現在也是並非當初那種對藥材一竅不通的菜鳥,對於不少靈藥之類的藥物,張暮如今也是有了大致的了解。

眼前的這種紫色花朵,名為衍神花,其花朵頗為妖異,其中散發出的奇特氣味更是能使人出現意識恍惚之感,而其則會藉此吸取人體內的精神力,用於其自身成長。


這種吸取雖不致命,卻是能讓人精神恍惚,反應低下,對人體的影響可謂不小。

這衍神花頗為的罕見,不知情之人,很有可能會在這東西身上吃不小的虧,不過好在張暮身邊有著莫師這般老妖怪級別的人物,對於各種靈藥都是頗為的清楚,因此,張暮也算是早有防備。

張暮清楚,這衍神花,若是能將其吸收入體內,則是能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使用者的精神感知,當然,這是建立在張暮能頂著衍神花那種奇異氣味的影響,將順利其吸收的前提下……

搓了搓手,張暮盯著桌子上的妖異花朵,臉龐之上,有著一些躍躍欲試。

張暮想試試,他能不能將這衍神花徹底的吸收,將其化為己用!

(未完待續,本書原創於,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來收藏本書,並為作者投上一朵鮮花,或者贈送貴賓等打賞,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 拿定了主意,張暮也是不再遲疑,小心翼翼地走近衍神花,準備動手將其吸收。

剛走近衍神花約一米處,張暮便是感覺,一種奇異的氣味,自其花蕊中散發而出,這種氣味,正是有著吸取人體精神力的效果。

不過,張暮當然是早有防備,當即便是全力屏住呼吸,不再嗅到一絲一毫的奇異味道。在這般小心謹慎之下,張暮也是終於走到衍神花面前。

重重地呼了一口氣,張暮便是迅速將衍神花的花朵一片片地撕了下來,囫圇吞棗般的一口吞下。

將這些做完之後,張暮又是捧起殘留而下的花托,將其上的花蕊仔細地吮吸了幾口,這才罷手。

「嗡!」

將衍神花吞服入體,張暮腦海之中,一陣嗡鳴聲忽然響起,隨即,腦海之中的精神力便是在陡然間猛烈地波動起來,那種波動,竟是使得張暮的太陽穴,都是微微鼓動。

「嗡嗡!」

劇烈的嗡鳴聲,不斷地在腦袋中炸響,此時,張暮已經是聽不到外界的任何聲響,他只能夠感覺到,一種特殊的能量,自腹中飛快的流竄,轉眼間便是一頭衝進他的腦海之中。

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得張暮一驚,可還不來及反應,一陣劇痛,便是已經從腦海之中傳來。

「啊!」

凄慘的哀嚎聲,自房間中響起,張暮幾乎是瞬間一頭栽倒在地,一種難以形容的痛楚,自腦海中不斷傳出,使得他只得用雙手牢牢地抱住腦袋,一張小臉之上,抽搐不斷,幾乎扭曲。

「額……啊……」

為了防止驚動王府的其他人,張暮努力地強忍著不發出聲,可是劇烈的痛感自腦海中一陣陣地不斷襲來,陣陣變了調的低沉哀嚎聲,也是不斷地在房間中回蕩著。

張暮此時感覺,腦海之中的精神力,正在與那股能量飛快的融合著,而隨著這種融合,那精神力也是在腦海中暴漲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