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隨著,嗡的一聲,那九枚黑色晶幣終於靜止在半空之中,

此時,看著靜止在半空中的九枚黑色晶幣,納蘭炅的臉色突然間一變,眼神中也充滿了驚慌,

過了良久之後,他咬牙切齒的冷哼道:「哼,我派出東方不敗,進天靈池給王夢嫻送禮物,想不到東方不敗居然死了,到底是誰這麼大膽,竟然將東方不敗給殺了,嗯,東方下旒也死了,這下糟了,」

納蘭炅的身上冒出了森然的氣勢,他在涼亭里行了兩步,目光之中露出一絲陰狠之色道:「哼,無論你是誰,本人一定要把你給揪出來,」

說著,納蘭炅掐指推算了一陣,待到推算結束之後,他的臉上突然露出了疑惑之色,

隨即,納蘭炅喃語道:「嗯,奇怪,東方不敗竟然是被幾股能量殺死的,一股變幻莫測,分明就是水屬性龍族能量,」

話說,納蘭炅在涼亭裡面走來走去,不停的分析著這種奇怪的卦象,他自小天資出眾,最為擅長推演尋人尋物之道,自從學會了推演天機之道以來,就很少有東西能夠迷惑他了,連師父都對他的推演天機之術稱讚不已,

可是,現在這個怪異的卦象,卻是讓納蘭炅感覺到深深的迷惑了,

旋即,納蘭炅眉頭緊皺,冰冷的聲音緩緩的傳開:「來人,將東方下旒的靈魂命牌拿來,」

頓了頓,緊接著納蘭炅喃語道:「哼,我道要看看,到底是誰殺了他們,可惜那東方不敗的靈魂命牌在那位的手中,不然就好辦多了,唉,還得想辦法將那位應付過去,」

喃語著,納蘭炅眉頭緊緊的皺著,臉色也變得的蒼白了, 納蘭炅分析了一陣,卻也分析不出什麼來,

旋即,那納蘭炅怒哼一聲,放棄了繼續的分析,喃喃自語道:「哼,王夢嫻此女修鍊的功法,乃是混沌悟水訣,水之力可以潤澤萬物,如果我能夠得到她的一口陰元之氣,我的推演天機之術將會更加的靈動入微,遇到這種情況也能夠推演出兇手來,」

納蘭炅此時沉吟了一下,再次展開了推算,

玄妙的圖案很快出現在虛空之中,

瞅著虛空之中的玄妙圖案,納蘭炅突然間臉色沉如水,他的目光之中閃動著令人悸動的光芒,

「哼,東方不敗你小子竟然敢拿我的禮物開玩笑,真是該死,而且,三年前,我派東方下旒到麒麟宗去畫地圖,眼看地圖已經完成了,沒想到他在這個時候,居然遭人毒手,我整整盼了三年的地圖,也落在了別人手裡,」納蘭炅此時寒聲喃語道,

納蘭炅目光中的寒意,幾乎把整個涼亭都凍住了,他身上的青色光芒大盛,五指發玄妙的方式變換著,再一次展開了推演天機之術,

此時,推演完畢,那納蘭炅不禁的失聲低叫:「這…這怎麼可能,,」

因為,納蘭炅此時發現,東方下旒的死因與東方不敗的死因一模一樣,

竟然,他們二人都是死於幾種混合能量之下,一股就是水屬性龍族能量,而另一股則是霸道異常的能量再次強行破壞了推演天機之術,

「啊,遠古龍族能量,難道有一條真龍降臨,跑到了沼澤城附近里來擊殺人類,」納蘭炅此時感覺到自己瘋了,

此時,納蘭炅狠狠在石桌上面砸了一拳,喃喃自語道:「唉,這兩件事情透著古怪,看來我得找師父他老人家幫忙才行啊,師父早已進入到煉尊九重巔峰之境,已經能夠借用天地之力,以師父的推演天機之術,要推演出一個殺人兇手來,並不是什麼難事,」

旋即,納蘭炅身形閃動,瞬息的時間裡,就來到了另一座山峰之下,

然而,這一座山峰更加的高大,往上看去根本就看不到頂,只見到片片的白雲繚繞著,山峰上面處處綠樹紅花,更為妙絕的是,白雲之間竟然有著一條瀑布飛瀉而出,就似乎九天之上的天河,正流到了此處,化為一條千丈之高的飛瀑,

「呼,」納蘭炅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隨即,納蘭炅朝著山峰上面恭敬的說道:「師父,弟子有事請教,還望師父百忙之中能夠為弟子解惑,」

而納蘭炅的聲音剛剛落下,山峰之上就傳下來了一個威嚴之極的聲音:「徒兒,說吧,」

聞言,納蘭炅的臉上全是恭敬之色,

旋即,納蘭炅說道:「啊,自從師父您推演出麒麟宗深處有秘密之後,弟子就派了東方下旒,到麒麟宗的外圍去繪製地圖,以便弄清楚麒麟宗深處的情況,好爭取先手,沒想到前往畫地圖的東方下旒,居然遭遇了不測,他花了三年時間畫下來的地圖,也消失不見了,」

頓了頓,緊接著納蘭炅又道:「此外,弟子在兩個月之前,派了東方家族的天才弟子東方不敗,到天靈池給去給進入麒麟宗沼澤的王夢嫻送禮物,而他們二人都遭遇了不測,但以弟子現在的本事,實在是無法推演出兇手來,還請師父您出手推演一下,找出這個殺人兇手……」

此時,山峰之上沉默了良久,那個聲音終於響了起來:「唉,東方不敗死了,有點麻煩了,不過你放心,那位也不敢在我天靈谷太過放肆的,據為師推演殺死這二人的能量,乃是遠古龍族能量與一種霸道的能量,為師也推測不出,但是那是肯定是水屬性煉帝武者,而且還很年輕,從卦象來看,應該是一個身懷兩種神奇能量的人,將他們二人殺死的,」

聞言,納蘭炅驚訝道:「啊,一個人,」

隨之,納蘭炅失聲的說道:「變異龍族人早已經消失在歷史的長河裡,怎麼還有力量保存下來,難道是龍族,不可能,大陸很久都沒有龍族的消息了,又有誰能夠同時的獲得這兩種恐怖的能量呢,」


旋即,只聽得山峰上的聲音哼了一聲,說道:「哼,遠古種族何等強悍,哪裡說消失就消失,至於那人為何身懷兩種強悍的能量,這個為師也不清楚,要靠你自己去調查了,為師估計他本人的實力,大約相當於九重巔峰煉帝境界的武者,不過此人潛力無窮,隨時有可能變強,順便說一句,你最近的氣運不好,就不要輕易的下山了,切記切記,為師閉關去了……」

「啊,氣運不好,」納蘭炅聞言的臉色微變,

不過嘛,納蘭炅很快就鎮定下來了,恭恭敬敬的回應道:「謝謝師父指點,徒兒會謹記師父教誨的,」

「來人,」納蘭炅返回到了自己的山峰,朝著外面喝了一聲,

隨著,納蘭炅的大喝,那個管家模樣打扮的中年人快步行了入來,恭恭敬敬的問道:「少主,您有何吩咐,」

此時,納蘭炅目光之中閃動著森然殺機,緩緩說道:「嗯,我們在麒麟宗的沼澤城聚集點裡,不是還有幾個九重巔峰煉帝境界的武者麽,傳我命令,讓他們去搜索一個人,可惜我是煉尊之境強者進不去,否則,我就親自去找了,對了,這些人也是東方家族的吧,給我傳話給東方家族,若辦好了,我就將弒神訣給他們,」

話說,秦凡擊殺了二人,將二人的屍體隨便一把火給化了,

隨之,秦凡快速的來到了沼澤中的聚集點,這聚集點外面的魔獸不知何時已經全部退走了,

旋即,秦凡很快的進了沼澤城,城中的人還是很多,隱約可以聽見眾人的議論聲,

「唉,聽說幾個聯盟聚集人群,準備一起去麒麟宗外殿呢,」

聞言,一聲聲音非常疑惑道:「麒麟宗外殿在哪,這不都是沼澤麽,」

悠然,之前的那道聲音再次解釋道:「這你就不懂了吧,外殿也在一個陣法里,不然,進來之前的那巨大石碑怎麼看不見,據說聯盟里有地圖,」

此時,一個驚訝的聲音:「啊,那我們快去加入啊,」

聞聲,之前那道聲音仔細的解釋道:「嗯,不急,聽說還需要十幾天的時間,才能找到呢,」

秦凡此時心中微微一動:「嗯,地圖,我也有,我且休整一番,看看這些人到底要做什麼,」

頓了頓,緊接著秦凡隨意的找了個沒人的院子就鑽了進去,靜靜的調息起來,這段時間實力增長的太快,根基有點不穩了,

此時,沼澤城聚集點中央的一個巨大的宮殿里,幾個人正在商議著,

隨之,一個渾身散發著龐大氣息的中年人對著一個坐在椅子上的錦袍中年人說道:「大哥,那天靈谷的納蘭炅又傳來命令了,說要找一個身懷龍族能量的少年,」

聞言,那錦袍中年人臉色變得嗯,很難堪,嗯了聲道:「嗯,身懷龍族能量,他瘋了吧,這話也說的出來,」

唉,這納蘭炅又在胡鬧了,三年前就幫他進入這天靈池,幫他繪製什麼地型圖,老四與東方不敗出去這麼久來了都沒消息,這讓他非常的著急,

此時,之前說話的中年人再次問道:「那大哥,我們還派人找麽,」

錦袍中年人冷冷的說道:「唉,派人在城裡搜搜,樣子還是要做的,但是別找哪些聯盟的麻煩,個人嘛,就看著辦吧,」

錦袍中年人雖然對納蘭炅很不滿,但是沒辦法,樣子還是要做做的,

秦凡此時正在全力的調息著,身上的源氣也越來越凝實,正在秦凡準備收功之際,一道巨大響聲瞬間傳來,

「轟,」

隨著,轟的一聲響,秦凡所在院子的大門被幾股源氣轟成了漫天的碎片,

破門而入的,乃是幾個氣宇倨傲的黑衣漢子,

此時,在這幾個黑衣漢子的後面,跟著一個面容猥瑣的綠衣中年人,


然而,那幾個人剛剛進入到小院裡面,秦凡冷冷的目光已經是掃了過去:「滾,」

話說,這幾個人之中,有幾個黑衣漢子有著七重煉帝境界的武者修為,而那個猥瑣中年人則只有八重煉帝境界的武者修為,

秦凡此時的綜合實力已經達到了九重煉帝巔峰之境,一聲大吼之下,猶如睛空響起了霹靂,

此時,那幾個黑衣漢子被秦凡吼了一下,耳膜登時震破,耳朵之中流出了鮮血,整個人都被震傻了,

而那個實力最強的猥瑣綠衣中年人,也被這一聲巨吼,震得當場氣血翻騰,看他那樣子,頓時猥瑣到了極點,

話說,修為到了六重煉帝境界之後,秦凡對源氣的掌控力,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地步,

而且,再加上秦凡的源氣含量也非常的恐怖,剛才他的一聲大吼,將聲音挾在源氣之中,再將大量的源氣送到了這幾個人的耳邊炸開,

雖說,這幾個人的實力比秦梵谷,但是被突如其來的源氣這麼一炸,想不受傷都難,

「呼,」秦凡深深呼吸了下,

旋即,秦凡的長袖一卷,那幾個人像是垃圾一般,被拋出小院之外,當場昏死過去, 秦凡將那幾個人扔出到外面去,正考慮怎麼讓這幾個人給自己修理大門的時候,

突然間,秦凡聽到小院周圍傳來了一陣緊急的腳步之聲,

隨著腳步之聲的響起,還有著低沉的議論聲:「啊,這個院子里的人,膽子真是太大了,連東方家族的人,都敢扔出去,」

緊接著,又有人附和道:「是啊,是啊,我們還是快點走吧,否則,東方家族的強者來了,我們就要被連累了,」

嗯,是啊,

這一段時間以來,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東方家族的人瘋一般在城裡搜索,

唉,也不知道有多少單身的修鍊者被折騰了,我們還是快點走了為好,

嗯,那東方家族是我們惹不起的,

據說,他們這一次參加搜索的,有幾個十分厲害的青年武者,最厲害的一個有著九重煉帝巔峰境界的武者修為,即便是那些老傢伙,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呵呵,我也聽說了,

那幾個青年武者,都是東方家族排行前五十的人物,

而且,實力最低的一個,都有著八重煉帝境界的武者修為,到處的搜索和打鬥,

唉,現在除了聯盟外,他們在城裡基本是無法無天了……

聞聲,秦凡嘟囔道:「嗯,東方家族的人麽,」

此時,秦凡心裡微微生出了警惕,暗忖道:「哼,在幾天之前,我殺了幾個人,看來這一次的搜索,與那東方不敗肯定有關係,難道他的死訊已經被人知道了,這些人難道是煉尊之境的強者派來搜尋的,」

旋即,秦凡心中冷哼道:「哼,不過嘛,我秦凡打的就是東方家族的人,」


秦凡此時仍然聽著門外的議論聲,沉吟了一下,暗忖道:「嗯,這一次的修鍊,反正也告一段落了,乾脆我就離開了這個小院,以免自找麻煩……」

富貴錦繡 ,旋即起身就走,現在他可不想搞太多麻煩,找到韓傲宇等人要緊,

然而,秦凡還沒走出院子,一個淡淡的聲音就傳到了小院之中:「咦,閣下好大的威風,居然將我們東方家族的人扔出門外,這麼容易就想走麽,」

話說,這個聲音似乎遠在數里之外,聽起來也不大聲,但卻是清清楚楚的送入到了秦凡的小院之中,

很顯然,來人的實力絕對不簡單,

秦凡眼睛微微一眯,停止了步伐,沉聲說道:「嗯,閣下是誰,別藏頭露尾的,給我出來,」

聞言,那個聲音淡淡的說道:「唉,本人當然要出來,你將我東方家族的人扔出了門口,我想不理會都不行啊,,」

隨著,淡淡的聲音傳來,一個身著黑衣青年人突然落入到了小院之中,

此人看上去約三十來歲,長發披肩面容英俊精緻,眼眸中射出了冰冷無情的光芒,

然而,讓秦凡感覺到意外的是,此人使用的武器是一把血色的劍,

此人使用的劍呈深黑色,劍鋒上泛起了重重的烏光,

烏光閃動之間,一絲血色隱隱約約的出現,血色在劍身表面詭異的流動著,看來這把劍是飲過很多的鮮血了,

此時,如若實質的殺氣從這劍上傳出來,使得整個小院都變得冰冷徹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