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雅馨感受着林峯在她耳邊呼出的熱氣,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動了一下。

唐雅馨知道林峯已經猜到自己沒有入睡,她邊睜開了漂亮的雙眸看向林峯。

四目對視,彼此呼出的氣流被對方再次吸入,突然氣氛變得有些旖旎。

林峯緊緊握住唐雅馨的手,也許因爲火炕很熱,也許是因爲緊張,唐雅馨感覺到林峯的手心以有汗水。

這一刻唐雅馨反倒心如止水,不在慌亂了,因爲她已經調整好心態,知道下一刻即使把自己保留了剛剛到二十三年的珍貴禮物送給眼前的他,也是心甘情願,即使自己會害怕疼痛,也會甘之如飴的接受着。

林峯望着雙眸好似在有秋波流出的唐雅馨,他輕輕的吻上了她的脣。

唐雅馨雙眸微閉,不緊不慢的迴應着林峯,隨後就見滑膩如絲的睡衣飛了出去,蕾絲胸-衣和豹紋底褲也飛了出去。

白皙的36D,真實清晰的展現在林峯的面前,平坦的小腹,修長的美腿。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這一刻林峯欣賞着屬於自己的最美景象。

“咕嚕!”林峯嚥了咽快要流出的口水,現在他終於知道了什麼叫秀色可餐。

唐雅馨雖然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可是當自己的身體,毫無遮掩的展現在林峯的眼前時,還是臉上不自覺的徘紅起來。

雙手遮住自己那波濤洶涌的兩座山峯,身體就儘量的側身蜷縮着。

當林峯在次觸摸唐雅馨的身體時,她不禁打了個冷顫。當兩人身體疊加在一起的時候,唐雅馨用自己的手把嘴唔得嚴嚴實實的,儘量不讓自己叫出聲來。

林峯看着像要迎來一場攻堅戰的唐雅馨道:“雅馨你不用捂着嘴,外面的鞭炮聲會掩蓋住一切的。還有你要放鬆,然後……好吧,我也是第一次,不知道有什麼辦法讓你減少疼痛,我儘量溫柔點兒吧。”

兩個都是第一次的人,完全談不上什麼經驗,但有些事情註定是不用教,天生就會的,例如人一來到這個世界就會吃 nai 一樣。

在林峯經過剛剛要進入玉門關就繳槍的尷尬之後,梅開二度,終於在前進的道路上殺出一條血路,突破了薄弱的守護,最後一舉攻城略地,最終到達了神祕的幽暗谷底。

在這個新年到來之際,窗外天寒地凍!屋內春意盎然!姐弟戀終於修成正果!

林峯並沒有繼續索要,他知道女孩初經人事是很疼的,即使自己那不肯低頭的二弟依然昂首挺胸,林峯還是強壓心中的浴-火,只是如先前和唐雅馨說的那般,只要摟着你,就能安心的進入夢鄉。


小樓昨夜度春風,雲雨巫山數落紅。一夜之間唐雅馨已由女孩變成了女人。

或許是由於生理上的變化,原本就形同女神的唐雅馨,身上平添了一份嫵媚,更加的光彩照人!

林峯和唐雅馨在這林老這裏一直住到初四才返京。在臨走前林峯拿出一張銀行卡要給林老留下,但林老決絕了。

用林老的話說。我悶在高山看虎鬥,趴在橋頭看水流。金錢不敢說視如糞土,但絕對是聊勝於無,意義不大。

林峯和林老生活了這麼些年,這可能是他見過林老最有境界的一次,於是想要讓林老和他一起去燕京生活的想法也就被自己悄悄打消了。

但林峯再回來的路上就接到了林老的電話。“你小子就白眼狼一個,我辛辛苦苦養你這麼多年,你現在有媳婦了,享福了,就把我這老頭子給忘了,居然也不說讓我去燕京過過好日子!記住有了媳婦忘了爺,是要遭報應的!”

不給林峯說話的機會,林老說完就掛。對此林峯只有搖頭苦笑。 大年初五,林峯唐雅馨在唐家過的‘破五’。唐家四兄弟第一次全都到齊了。

大年初六林峯迴到兄弟酒吧。唐雅馨也回林氏集團,和聯合商會的其他幾家,繼續和姚家馬家玩馬拉松商戰。

初十以後所有人都回來了,大家再聚首。林峯說有重要事情宣佈。

林峯辦公室,大鵬、剛子、三眼、趙豹、趙曉超,正襟危坐,只等林峯說話。

“鵬哥,剛哥。一會兒你們倆去燕京特警大隊報道。”林峯一張嘴就說了這麼句沒有任何預兆的話。

“三眼哥,酒吧的事辦的怎麼樣了。”林峯說完這句沒頭沒腦的話後,有來了句風馬牛。

三眼知道林峯的意思。“我們已經把價錢談妥。只要把錢打過去,兄弟酒吧就是咱們的了。”


林峯道:“很好,我一會兒讓雅馨把錢打過去。”

“豹哥,吧檯主管找個人接替一下,讓靜姐去林氏上班,那邊都安排好了,先做會計主管,等過些日子在往上提。”林峯說完看着趙豹的表情。

趙豹點頭笑了笑,道:“就怕你姐那兩下子,到了大公司就原形畢露了。”

“呵呵,沒事,我相信我姐的實力,再說到了林氏以後,雅馨會安排人幫助靜姐的。”

“那個林子,你把我和大鵬鼓搗特警大隊去幹啥啊?”剛子都猜半天了,終於忍不住問出了口。

林峯想了想,還是說出了實情。

原來昨天林峯接到李鐵的電話,告訴他緝毒大隊那邊在楊林那裏挖出一條重要消息。

前兩年他們在邊境走私毒品,最後被一個特種部隊給打伏擊包圍了,後來特種大隊的隊幫他們脫身,最後還消滅了那支特種部隊十人小組裏的七個人。

那個隊長就是王勝,活下來的人裏剩下的兩人就是大鵬和剛子。

現在有了這個消息,緝毒大隊準備和燕京特警大隊聯合抓捕王勝,林峯知道大鵬剛子和王勝之間的恩怨,所以這次他託關係讓大鵬和剛子進了特警大隊,目的就是親手抓捕王勝,報當年的一箭之仇。

大鵬和剛子聽完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身上那種仇恨的欲-望在次浮現。

中午大鵬和剛子去了特警大隊。

特警大隊的李隊長親自接見了大鵬和剛子,並且十分的熱情周到,大鵬和剛子不明所以,明明新人到了某個集體後,都不會有人關注的,爲什麼自己剛進特警大隊,李隊長會如此熱情呢?莫非林子認識這李隊長?

直到直接負責特警大隊的徐副局長出現,他倆才明白咱們回事。

這位徐副局長正是和林峯關係不錯的徐大寶。

徐大寶在調到市公安局做副手後,劉子清就把新組建的特警大隊交予徐大寶主管了。

“同志們,今天是我徐大寶上任副局長後親自指揮的一場大案,別的不說,只要兄弟們給我賣命,我就不會虧待了大家!獎金、升值,都在你們自己的手裏,就看你們接下來的變現了!”

徐大寶說完一番調動大家情緒的話,隨後接着說道:“這次咱們要抓捕的罪犯很棘手,王勝在燕京的勢力關係很複雜,但不管牽扯到誰,我們絕不會手下留情!”

徐大寶頓了下繼續說道:“這次我們和緝毒大隊的人進行聯合抓捕王勝。我們特警大隊一定要好好的把握這次機會,讓刑偵總隊的人知道一下,我們特警大隊是有成立的必要的!好了李隊長帶大家看看視頻資料,順便給大家介紹一下新來的兩名同事。”

經過監視王勝的人傳來消息,王勝今晚特意在海口的郊區別墅裏過夜而且還加派了很不多人手。

晚上十點鐘,徐大寶道:“兄弟們考驗我們的時候到了,走!咱們爺們給刑偵總隊的人看看!”

特警大隊是新組建的,主要成員是劉家軍校那些一開始就被刷下來的學員。

雖然是初級階段就被刷下來的學員,但他們各方面的實力都不差,而且還老被刑偵總隊的人嘲笑說是一支雞肋的特警大隊。所以這次大家都是憋着這口氣去執行抓捕任務。

在徐大寶的帶領下,十點一刻,特警大隊正式和緝毒大隊正式碰面。

“你好徐局長。”緝毒大隊的孫隊長上來和徐大寶打招呼。

徐大寶也很熱情的和孫隊長打着招呼,隨後徐大寶和孫隊長簡單的商量一下抓捕計劃。

鬥陣又緝毒大隊的人來打,特警大隊負責協助。雖然徐大寶不大高興失去這次主攻的機會,不過沒有辦法,人家緝毒大隊拿着抓捕令,而自己的特警大隊名不正言不順,能混個協助辦案就已經不錯了。

特警大隊的人在王勝的別墅區外圍埋伏好準備撿漏,緝毒大隊的人全部武裝進入別墅抓捕王勝。

別墅外,徐大寶長吁短嘆,這次的抓捕行動分到特警大隊的時候,他很激動,終於有機會展示身手了,可最後只淪落到在別墅外給人家值班的任務,這讓徐大寶既生氣又無可奈何,不過要是換個角度想,就當出來透透氣練練兵了也不錯,老是窩在特警隊趴着,會把這幫生龍活虎的小夥子憋壞的。

大鵬和剛子沒能如願以償的去親自抓捕王勝,雖然有些失望,但能在抓捕現場看看王勝伏法也算是給自己心裏上一些安慰。

緝毒大隊進入別墅區後,別墅裏燈火通明,兩隻藏獒也在院子裏嗷嗷直叫。

20分鐘後孫隊長鐵青着臉出來了,可是卻沒有押着王勝一起出來。

難道王勝逃跑了?不可能啊,自己來了二十幾號的手下都在外面等着呢,別說出來一個大活人,就是飛出來一直蒼蠅,都能看出是公是母啊。

就在徐大寶不明所以之時,孫隊長走過來道:“徐局長,王勝根本就不在這這裏,不知道是我的人走漏了消息,還是你的人嘴不嚴,反正這次抓捕計劃失敗了。”

孫隊長看了看眉頭緊皺的徐大寶,繼續說道:“看來新成立的隊伍就是不可靠。”

徐大寶聽見孫隊長的話後,很有罵孃的衝動,人跑了就是我們特警大隊泄露了消息?你有什麼證據?但徐大寶知道自己這個副局長還沒坐穩,根基尚淺,不應該給自己樹立不必要的敵人,所以他強壓着怒火沒有發飆。

孫隊長沒有理會徐大寶,直接帶着他的人走了,心不甘的徐大寶讓手下借這次出來的機會,全城搜索王勝,大有不找到人誓不罷休的意思。 大鵬和剛子知道王勝的綜合素質很強,尤其是反偵察能力,現在大半夜沒目標的搜索根本就沒有一丁點兒的實際作用。

就在大鵬和剛子準備找徐大寶提議收兵的時候,林峯的電話打了過來。

“咱們了林子?”大鵬問道。

“鵬哥你和剛哥馬上回兄弟酒吧。”林峯在電話那端說的很急。

大鵬和剛子對視了一眼後,沒有問林峯爲什麼,直接掛斷電話就找徐大寶去了。

“徐局長,我們倆有點兒事需要回去一趟。”大鵬看着徐大寶說道。

徐大寶心情不是很好,但他不敢拿大鵬和剛子出氣,現在林峯在海口可以說是領軍人物,不是自己能夠得罪的。所以徐大寶直接放行了。

大鵬和剛子兩人剛從出租車裏下來,就看見趙曉超開着車子過來了。

車子停下,大鵬和剛子直接坐上了車後寶馬便絕塵而去了。

坐在車裏的林峯道:“王勝在朝中區的郊區躲着呢,過了今晚他可能就會出國離開華夏了。”

“你怎麼知道的林子?”剛子急着問道。

林峯道:“我也是纔得到的消息,之前還不能確定,可在你們去海口區王勝的別墅空手而歸以後,就確定了王勝的所在地。”

其實之前緝毒和特警的人在跟蹤王勝的時候,王勝就起了疑心,隨後不知道是誰給他的消息說晚上就要抓捕他。

於是在王勝回到家中後,就讓手下裝扮成自己的模樣,開着自己的車出去兜圈子了,最後去了海口別墅區。

而真的王勝也是化妝後逃到了朝中區,同時還訂了明天最早的出境航班。

當然王勝的僞裝能力很強,根本就看不出是他本人,不過李鐵確派人暗中盯上了他,抱着寧殺錯不放過的態度,還是找到了這個可能是王勝的藏身之處。

當緝毒大隊和特警大隊撲了個空的時候,就能確定朝中的那個就是王勝了。

寶馬車停在了朝中郊區的一個小村子口。

說是村子,其實整個面貌難掩它富裕的本相。

村子裏全是油柏路,而且很規矩,每戶基本上都是二層樓,也有三層四層的。有的自家門前就停放着豐田奧迪等中高級別的轎車。

林峯仔細看了看路線後,示意趙曉超向前開,最後在一家小二層門前停下。

林峯拿出幾把***手槍,分給大鵬剛子和趙曉超後,道:“能不用槍儘量不用,一會兒鵬哥和我進去,剛哥守在門外,曉超別下車,負責接應就行了。”

“不行!我要進去!”剛子直接就決絕了林峯的分配。

“聽林子的安排,否則你現在就回去!”大鵬黑着臉,沒有給剛子決絕的可能性。

剛子一看大鵬這臉色就知道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撿漏了。

林峯和大鵬來到牆角下,爬上去看了看,院子裏面很靜沒有護院的狗。樓上樓下都黑着燈。

林峯兩人悄無聲息的跳落院中,隨後兩人來到門前,林峯用手拽了下門。裏面鎖着開不開。

林峯後悔出來時沒帶上個能撬門的行家裏手出來,不過現在後悔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於是林峯讓大鵬在一樓窗口等着燈亮了看清情況在衝進去強攻。

林峯自己順着一樓的窗口爬到了二樓。


林峯像一隻壁虎一樣趴在二樓的窗口,樓上樓下都沒有防護窗可以隨時衝進去,但裏面窗簾拉得很嚴實,根本就看不清裏面的情況,林峯不敢貿然進去,只好耐心的等在窗外看看能不能聽到裏面人睡覺的鼾聲。

不只是隔音效果好,還是這個窗口裏面就沒有人,總之林峯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林峯又等了幾分鐘後,確定了自己這扇窗戶就是臥室的窗戶後,林峯在兜裏拿出一枚硬幣夾在手指中間,然後啓動七轉真元決後,在窗口的玻璃上滑行。

林峯試圖用這枚硬幣當玻璃刀用,可惜人巧不如傢什妙,這枚硬幣在劃上玻璃後,就傳來‘咔’的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