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白髮老者,一手抓著那把銅鑰匙,目光向周圍眾人掃了一圈,神情嚴肅的向眾人提醒幾句,然後才將目光落向手中的鑰匙,眼神閃爍道,「老夫當初能夠獲得這把鑰匙,也算上是一場機緣,當初的贈緣人說過,只有讓這把鑰匙煥發新的面貌,它才會真正屬於你,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還是沒有破解其中的奧秘,所以這次我舉辦二層展覽,為這老夥伴尋覓有緣人。」

白髮老者邊說,手掌邊在那生著銅銹的鑰匙上摩挲,眼神里還有著一抹眷戀之色。

每一個收藏家,對於自己的收藏都是特別愛惜的,在他們眼中,這不僅僅是一件物品,更是他們的夥伴,而這並不起眼的銅鑰匙,在這名老者的眼中,顯然已經達到了這個高度。

聽完老者的話,場上眾人望向銅鑰匙的目光已經不再是那麼直接的火熱,很顯然他們都感受到了眼前老者的情緒,但他們並不准備放棄。

「星印天前輩,我們都知道您對這把鑰匙很有感情,不過就像前輩說的,這東西唯有在真正的有緣人手裡,才會體現出他的價值,所以晚輩冒昧的問一句,此物的起價到底是多少?」額前有一撇青色髮絲的沈約,沖那名老者很恭敬的一笑,然後就不卑不亢的開口詢問起來。

沈約的話一出,場上氣氛頓時就凝聚了,眾人全都在盯著星印天,希望對方能夠給出一個合理的價位,因為眾人都很清楚,即便老者說的再感人,最終還是要回到利益這兩個字上。

這就是一個殘酷的世界,如果想要得到足夠的尊重,依靠的只有自己的拳頭,同樣的,能夠打動別人心的,也唯有利益。

待在人群堆里的葉凡,始終關注著場上的形勢,這一刻他在關注著那被稱為星印天的老者,想要從對方口中,得到最後的結果。

自從知道這銅鑰匙與青鼎殘片有聯繫后,他就確定,自己無論如何都要拿到這把銅鑰匙,而眼下它定價的高低,對於整個行動,非常的重要。

葉凡的等待沒有持續太久,那萬金閣的閣主星印天,笑望著那沈約,十分淡然的回應道:「雖然老夫很想將這份機緣送出去,但是萬金閣的規矩還是不能破的,這樣吧,你們每人都可以支付八塊三級玄石,然後嘗試著接觸這銅鑰匙,如果你能成功讓其煥發新的光彩,那麼你需要再支付二百玄石,便可以直接拿走,如果不成功,那就只能將這個機會留給下一個人。」

星印天的話語出口,場上眾人就不約而同的鬆了一口氣,前者所提出的錢財條件,十分的出乎他們的意料,在他們的想象中,這銅鑰匙的起價應該能達到千萬玄石的層次,可沒想到的是,對方只是要求了二百塊左右的玄石。

當然,能夠在天府這種地界混出名堂來,也足以說明這些人不是傻子,尤其是三大家族的人,他們腦筋一轉就想明白了,這萬金閣的閣主,並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依照對方的說法,他們個人的確是少花了錢,可是每個人湊出八塊,十個人就是八十,那一百個人就是八百塊,也就是說,如果沒人能夠讓這銅鑰匙煥發光彩,那麼對方就算是發了一筆橫財。


「看來這萬金閣的閣主,並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啊。」待在人群間的葉凡,黑眸盯著星印天,嘴邊呢喃兩句,隨後他便將目光落向了那把銅鑰匙,手掌微微握緊,眼神逐漸變的堅定了。

「你們應該知道,通靈境並不是武者的最高境界,在通靈境以上,還有無上三境,分別是玄、冥、荒三境,而這把銅鑰匙據說就是通往一座玄境強者墓穴的通行證,所以它的價值,應該就不需要我再多說了吧。」

那星印天,抬頭從眾人身上掃過,然後笑著開口,而隨著他這話語的出口,場上眾人的情緒,瞬間就被調動起來。

「最近在蠻延山一帶發現了一處墓穴,無數人紛紛前往,但凡是進入其中的武者,無人能夠幸還,照這樣看,這墓穴很可能就是玄境武者的墓穴吧。」有人與身邊的同伴,低聲議論起來。

「照這樣來看,這把銅鑰匙很可能就是進入其中的關鍵咯?」

「我也不能確定,但只要有可能,我們就該嘗試一下。萬一真成功了,那可是收穫了一份難得的機會啊。」

周圍人群的目光都落在那把銅鑰匙上,眼神十分火熱,一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那一頭白髮的星印天,站在櫃檯旁,笑望著場上眾人,察覺到眾人間的氣氛,他的嘴臉流露出一抹隱晦的狡黠。

「如果誰想嘗試,那就交上玄石,然後開始吧。」星印天沖眾人道出一句,然後便對旁邊的方管事做了個手勢,自己轉身一躍,直接飛上了三層。

隨著星印天的離開,站在萬金閣二層的眾人,眼裡就只有那把銅鑰匙,除此之外別無他物,接到星印天命令的方管事,面帶和藹笑容,來到了銅鑰匙旁邊,然後便靜靜等待著周圍人出手。


「我來試試。」

星印天飛上萬金閣三層沒多久,場上就有人按耐不住,率先出手了。

此人雖不是三大家族之人,但從穿著打扮以及自身實力來看,顯然也是有著不錯的背景,他身形壯碩,邁著闊步而來,隨手一拋便有八塊三級玄石準確無誤的落入到那方管事的手中,而後此人徑直走到那銅鑰匙前,一把將其抓了起來。

這名男子的舉動,引來了周圍眾人的高度關注,整個萬金閣二層的氣氛格外凝聚,場上眾人都在盯著那神色火熱,手握生鏽銅鑰匙的男子,臉上都流露著一絲緊張的神色。

場上相對比較淡定的,就是三大家族之人,他們神情平靜,眼睛微眯,眼中神采閃爍,似乎是在思索著什麼,而這表情中,絲毫沒有緊張之色。

那手握銅鑰匙的男子,似乎是感受到了周圍眾人目光的凝來,當下便將胸膛向上一挺,然後發動全身靈力,向著掌心的銅鑰匙匯聚過去。

眨眼間,那生鏽的銅鑰匙便被翻滾的靈力給包裹了,可是無論那些靈力怎樣泛動,都無法帶走銅鑰匙表面的銅銹,在繼續努力了一陣后,那名原本自信滿滿的男子,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將銅鑰匙交給方管事,自己搖頭嘆氣的重新回到了人群中。

見到這一幕,那些原本還在擔心銅鑰匙被搶的眾人,心頭都稍稍鬆了一口氣,不過他們的眼中,卻多了一份凝重,之前那人實力已經到了化靈境後期,可即使這般,對方仍舊沒能成功,而如果換做他們,基本上也沒什麼可能。

當然,在場的大部分人,還是有心要嘗試一番,在前一人結束后,陸陸續續又有許多人,從人群中走出,在交納了八塊三級玄石后,便開始嘗試著破除銅鑰匙表面的銅銹,不過在經過一番努力嘗試后,這些人還是沒有逃脫失敗的命運。

轉眼之間,那方管事的手中已經收繳了上百塊三級玄石,但直到此刻,那銅鑰匙都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原本還準備出手的一些人,在見過前人的表現后,也開始猶豫了,對於他們來說,八塊玄石並沒有什麼,但上場去做些無用的事情,卻有些丟人。

此刻,那站在萬金閣三層的星印天,低頭俯視著場上眾人,臉上笑容越來越濃郁,沒有丟失銅鑰匙,卻收穫了上百塊玄石,這顯然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情。

「雷迪兄,要不要嘗試一下?」當周圍眾人都在躊躇不前的時候,那沉寂了許久的沈約,終於開口了,而對方一上來,便將話鋒落向了不遠處的雷迪。

「女士優先,我們總該紳士一點,就請咱們的紅娘子,先出手吧。」聽到沈約話語的雷迪,嘴角一翹,狡黠的笑了笑,將這個包袱拋給了同在一邊的洛依蓮。

場上眾人的目光,此刻都轉移到三大家族人身上,眾人很清楚,他們之前的出手,充其量就算作是鋪墊,真正有競爭力的,還是三大家族的這幾人。

此刻,在夢家幾人前,洛依蓮一身皮衣包裹,完美弧度的身材,在加上那張無可挑剔的臉蛋,讓她吸引了足夠多的火熱眼神,聽到雷迪的話語,一直沉默的洛依蓮,也做出了反應。

「既然兩位這麼謙讓,那我就先出手了,不過等會兒我如果成功了,你們可不要哭鼻子哦。」

洛依蓮沖雷迪與沈約兩人反諷一句,然後就撇了撇嘴,起身向前方走了過去。

!! 被一身紅色皮衣包裹的洛依蓮,邁動著優雅的步伐,從人群中緩緩走了出來,然後向那手握銅鑰匙的方管事行了過去。

而隨著洛依蓮的出場,整個萬金閣二層氣氛突然熱烈起來,無數火熱的目光,紛紛向洛依蓮投射過去,人群中有許多人,都開始肆無忌憚的從背後打量起對方的身材,臉上那副表情,恨不得是將對方一口吞到肚子里。

「媽蛋,連老子的女人都敢看,真是活膩歪了!」察覺到旁邊人的那些火熱的目光,葉凡心中沒由來的一陣不爽,他怒視著這些人,心頭憤怒的罵道。

不過此時眾人關注的焦點都在洛依蓮身上,根本就沒有人在意葉凡的舉動,面對這種情況,葉凡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重新將目光落向了從人群中走出去的洛依蓮身上。

「紅顏禍水啊。」望著洛依蓮那性感的身材,葉凡忍不住在心中長嘆一聲。

當然,葉凡在無奈的同時,心裡還有些自豪,畢竟世上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能夠得到別人的認可,這樣他們也就能間接的證明自身的價值。

在葉凡盯著洛依蓮,心中涌過無數想法的時候,後者已經邁步來到了方管事的面前,交上八塊三級玄石后,她同樣是將那銅鑰匙拿到手了。

隨著銅鑰匙落入洛依蓮手中,場上剛剛熱鬧起來的氣氛,再度壓抑起來,眾人尤其是雷迪與沈約,都是微眯著眼睛,一臉緊張的看著前方的洛依蓮,作為夢家年輕一輩中出色的存在,洛依蓮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她的出手所帶來的壓力,同樣是非常大的。

「你們說洛依蓮能成功嗎?」人群中,有人低聲議論道。

「希望她能成功吧,這樣總比讓雷迪與沈約成功好一些。」之前嘗試失敗的一人,低聲回應道。

而就在人群中議論之聲開始蔓延的時候,場上的洛依蓮,已經開始對那銅鑰匙動手,只見她美眸閉起,全身輕抖,濃郁靈力沿著對方的手臂,向外界瘋狂的輸出,最終都落在了那把銅鑰匙上。

嗡嗡嗡……

隨著這種高強度的靈力輸出,那把生鏽的銅鑰匙,竟然劇烈的顫抖起來,那模樣就彷彿是在努力掙脫枷鎖的奴隸,拼了命的搖動身子,想要甩掉自己一身的銅銹。

「有戲。」見到這種情況,場上眾人臉上流露出一抹喜色,而那雷迪與沈約,臉色卻逐漸沉了下來。

「早知道就先出手,這下倒好,白白便宜這個女人。」之前將機會讓給洛依蓮的雷迪,向自己的腦袋狠狠地拍了一巴掌,十分後悔的自語道。

不同於周圍人的興奮異或者是冷漠,待在人群中的葉凡,臉色卻十分的平靜,他目光落在那把顫抖的銅鑰匙上好一片刻,最終還是搖了搖頭,就此作罷。

「想要破除掉銅鑰匙上的銅銹,依靠靈力恐怕很難成功啊。」葉凡盯著額頭生汗的洛依蓮,搖頭嘆氣道。

也就在他話語剛剛落下的時候,那被眾人高度關注的洛依蓮,緩緩收斂了身上的靈力,然後將那把仍舊布滿了銅銹的銅鑰匙遞給了萬管事,然後就神色微沉的走回到夢家人群前。

「不是說她會成功嗎,怎麼會這樣?」見洛依蓮敗北,眾人一時間無比的詫異,而原本臉色陰鬱的雷迪與沈約,在此刻卻重展了笑容。

「這女人做事,就是欠點兒火候。」雷迪臉上流露著譏諷的笑容,沖從對面走來的洛依蓮嘲諷一句,然後便將目光落向旁邊的沈約,很有自信的開口道,「沈兄,這次我先來吧。」

經過了上次的教訓,雷迪這次學聰明了,正所謂先下手為強,如果因為謙讓,導致原本可以拿到的銅鑰匙落入其他人手裡,他估計會徹底瘋掉。

面對著雷迪,沈約顯得非常淡定,他伸手將額前那一撇青色頭髮撩到一旁,然後臉上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語氣平和的說道:「請吧。」

雖然有些奇怪沈約的態度,但雷迪並沒有想太多,穩了穩心神后,便起步走了上去。

不過在經過片刻的等待后,原本信心滿滿的雷迪,也是垂頭喪氣的回到了原來的位,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受了打擊一樣。

「之前還在笑話別人,現在就遭報應了吧。」雷迪失敗,給了洛依蓮出口的機會,當下她眼神戲謔的盯著對方,萬分鄙夷道。

隨著雷迪的失敗,整個場上最有競爭力的三人,頓時就只剩下沈約自己,而這就讓整個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如果沒人能夠成功讓這把鑰匙煥發光芒,那他們今天就算是白白給萬金閣做了貢獻,自身一無所獲,這對於眾人來說,顯然會是一件非常不爽的事情,所以眼下他們都希望,那最後出手的沈約能夠成功。

「瞧這傢伙那胸有成竹的模樣,肯定是早有準備啊。」待在人群中的葉凡,目光向那一臉自信的沈約掃了一眼,嘴上喃喃自語道。

他心中很清楚,那沈約能夠全程保持淡定,那說明對方很有自信,而這自信的來源,很可能就是對方所掌握的什麼方法。

「這沈約,恐怕才是真的有備而來。」盯著那從人群中走出來的沈約,葉凡在心中暗自揣測道。

在葉凡眼神閃爍不停的時候,那沈約已經走出人群,緩緩來到了那名方管事的身前,交上八塊三級玄石后,就在眾人的注視下,將那銅鑰匙緩緩的收入了掌心裡。

嗡……

握住銅鑰匙的沈約,那被青色頭髮遮住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意,他握緊銅鑰匙,全身猛然抖動,頓時全身就泛起一陣洶湧的靈力潮流,沿著自己的手臂,向掌心的銅鑰匙迅速匯聚過去,那強大的衝擊幾道,讓那生鏽的銅鑰匙,劇烈的顫抖起來。

隨著沈約體內靈力的輸出,那銅鑰匙震動頻率越來越大,但即便這樣,那覆蓋在鑰匙表面的銅銹,仍舊十分的結實,任憑沈約百般用力,都無法清除掉哪怕一分。

「看樣子,這沈約也辦不到這件事情啊。」周圍眾人,見到沈約的情況,都忍不住搖頭嘆氣。

而同樣見到這一幕的雷迪,臉上卻流露出一抹笑容,之前他失敗的時候,沈約對他各種嘲諷,如今對方同樣失敗,那他決計不會放過這樣一個可以侮辱對方的好機會。

待在人群中的也到,目光自始至終都落在沈約身上,並沒有移開,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站在這個位置,他清楚的察覺到了每個人的行為舉止甚至說是表情變化。

眼下沈約雖然沒能通過靈力來消除掉鑰匙表面的銅銹,但是對方臉上神情卻沒有太多的慌張,反而嘴角還噙著隱晦的笑意。


「這傢伙肯定還有後手。」葉凡在自己心頭猜測道。

也就在葉凡猜測后的下一刻,前方手握銅鑰匙的沈約,手臂突然出現了一陣極其微弱的抖動,如果不是仔細觀察根本就不會發覺,察覺到異樣的葉凡,魂力悄悄的瀰漫過去,而隨著魂力的靠近,葉凡卻發現了讓他十分驚訝一幕。

瀰漫到沈約身邊的魂力,向他清晰的反饋回來一些信息,其中有一條便是,那沈約的身上,存在著一些讓他十分熟悉的氣息。

那氣息非常的微弱,如果不是葉凡的魂力非常敏銳,根本就察覺不到,所以即便是身在萬金閣三層的那名老者,都沒有發現什麼。

「這沈約的身上,竟然有魔族的氣息。」待在人群中的葉凡,眉頭緊皺,黑眸盯著沈約的手臂,心頭兀自想道。

也就在葉凡臉色變幻的時候,場上的沈約手臂輕輕抖動,緊接著其手臂下便有一道極其細微的黑色氣流,沿著他的經脈,向掌心匯聚過去。

片刻之間,那道黑色氣流便接觸到沈約掌心的銅鑰匙,而在雙方接觸的那一刻,那把銅鑰匙,抖動的幅度突然間加大,至於那些緊緊包裹在上面的銅銹,卻在這番晃動下,逐漸的鬆動下來。

嗡嗡嗡……

隨著銅鑰匙顫抖的不斷繼續,一些銅銹開始鬆動脫落,而這個時候,場上眾人的臉色,都劇烈的變化起來。

「這沈約居然要成功了!」

「之前那只是試探,現在他才展現出自己真正的實力啊。」

「看來今日這萬金閣,是有的哭了。」

見到那銅鑰匙上銅銹開始脫落,周圍人群頓時傳來一陣騷動。

而原本還準備嘲諷沈約的雷迪,臉色卻變得十分難看,那模樣就好像是一不小心掉進茅坑裡,剛剛爬出來似的。

在萬金閣的三層上,那一頭白髮的星印天,臉上神情也發生了驟變,他雙目緊凝,盯著下方的沈約,似乎是想從對方身上看出什麼端倪。

「哈哈,看來這把鑰匙,今天要落入我沈約手裡了。」望著掌心那些脫落的銅銹,沈約的臉上洋溢起興奮的笑容,張口便大笑道。

就在這般情勢下,時間飛快流逝,轉眼之間,那銅鑰匙徹底恢復了平靜,而在沈約的掌心裡,已經有了不少的銅銹屑,但是他的臉上,卻沒有了之前那般的興奮,原因無他,就是因為那銅鑰匙表面的銅銹,還沒有完全脫落,但他所用的黑色能量,卻已經失去了作用。

!! 當沈家眾人興奮不已的時候,待在方管事對面的沈約,臉上的笑容卻一點點收斂起來,取而代之的,是愈發難看的神情。

此刻,沈約手臂上還有一道隱約可見的黑色能量流,那種能量強度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在其掌心的銅鑰匙,震動的幅度卻在逐漸的減緩,隨著時間推移,鑰匙最終徹底的停止了顫動,而這個時候,覆蓋在鑰匙身上的銅銹,才褪去不到一半,整體看上去仍舊是銹跡斑斑,很難聯繫到煥發光彩一說。

「呼。」

站在萬金閣三層的星印天,在經歷了先前的緊張后,此時終於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而緊接著他便凝目盯著沈約,仔細的觀察對方,想要從對方的身上,得到一些解開這鑰匙奧秘的方法。

這把鑰匙落入他手中多年,可他始終無法參透其中的奧秘,如今有人能夠讓他產生異動,這對他來說就是件好事,只要他能夠打聽到這種方法的具體內容,他相信用不了多久,便可以揭開那層神秘的面紗。

當萬金閣的閣主心中暗自想象的時候,場下的人群已經發現了場上狀況的不對勁,那本是臉色陰鬱,感覺自己跌入深谷的雷迪,此刻那張臉龐上再度浮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他盯著前方那面色難看的雷迪,忍不住仰頭嘲笑道:「沈約兄,我原本那麼看好你,可沒想到你還是差點火候,你可真是令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