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武。”

“少主,青道子和杜望已經離開了。”武七臉色有些異樣的看着吳一念小心翼翼的說道。

“我知道了,明天,我們就要打下中央島嶼周圍的一個小島,作爲我們的大本營。”

武七看着吳一念的表情,臉上露出猶豫的表情,不知道吳一念的做法到底是錯是對。

……

而中央島嶼,傅孤白已經從 葉驚雲那邊瞭解了他和吳一念的對話,聽完心中也忍不住的感概吳一念的打算很大膽!

他自問也沒有那麼大的膽子,一沒有人手,挑戰整個開荒之源實屬送死,而且實力也沒有萬夫莫敵的程度,吳一念把他可能奮鬥十年才做的事情現在就做了。

“那,你打算支持他?”

“我就打算要些小天魔石,我已經九品了,你給我大量的小天魔石我就能突破了。”傅孤白很直白的聳聳肩,當初加入吳一念,吳一念能給自己想要的。

現在自己需要別的東西了,自然是找更好的突破點。

“傅師弟,我真有點看不透你。”

“過獎過獎,能給我嗎?爭鬥什麼的我實在懶得參與。”

雖然傅孤白這麼說,不過想得越簡單的事情越是不容易達成。

“傅師弟說笑吧?小天魔石何其珍貴,大量這個詞在這裏可沒有。”葉驚雲臉上露出輕笑,攤攤手,誠懇的說道。

嘖嘖,當初去找幽夢魂的時候倒是忘記討要一些了,好歹是一個勢力的負責人,現在遇到黑人倒是麻煩了。


“兵域的小天魔石從不外流的,雖然傅師弟也是兵域的人,不過作爲提前歷練的那批,按理說是不給予任何的補助的,不過我和傅師弟一見如故,這枚小天魔石就當作私人贈送的吧。”葉驚雲沉吟了片刻,拿出了一枚小天魔石。

你丫就不怕小爺去拆你臺?


傅孤白看着葉驚雲,很自然的將那枚小天魔石拿了過來,開門見山道:

“或許我們可以商量?說出你的條件吧!”

說完,當着葉驚雲的面將小天魔石吸收成齏粉飄散。

“呵呵,傅師弟的身手了得,頭腦也不差,我喜歡和聰明人說話。”葉驚雲看着傅孤白的動作,雙目之中露出異色:


“只需要傅師弟做一件事,小天魔石的事情,傅師弟完全可以高枕無憂。”

嘖嘖,這算威脅嗎?如果吳一念明天搶佔了那些島嶼,不知道能有多少小天魔石?會造就多少神識凝練的高手?傅孤白心中思量起來,半晌才擡起頭,對着葉驚雲道:

“說說看。”

“傅師弟應該聽過血冥一脈吧?其實血冥一脈的人已經在開荒之源了。不少勢力都在警惕他們的動作。”

速度還真快啊?這次什麼都放一起了,大決戰?

“我需要傅師弟去摸清血冥的人的動向。”

葉驚雲拿出一份地圖,擺在傅孤白的面前。

“我答應了,提前支付一下吧,我這人的規矩。”

傅孤白收起地圖,大大咧咧的翹起二郎腿,說道。

傅孤白的話剛說完,葉驚雲很識相的拿出了一百枚小天魔石,顯然是知道傅孤白的規矩。

……

當傅孤白和葉驚雲達成共識後,葉驚風整個人的臉就垮了下來,而溫如玉則面無表情的看了傅孤白一眼,獨自走開,不打算參與這些事情的樣子。

傅孤白只要獨自離開,帶着那一百枚小天魔石,去尋找那血冥一脈的人,或許屍天妒和天魔王也在其中,倒時候還可以讓魔天出來偵察情況。

走在路上,傅孤白很快就出了兵域總部,一個轉角,直接將自己切換到了第二魂魄的狀態,整個人的精氣神瞬間陰暗下來,手上的小天魔石是一個個變化爲齏粉,到了最後,一百枚小天魔石就這麼慢慢的消耗光了。

變化不大!

傅孤白感受着自己的神識的情況,只是從原本的凝練一些,變得更加凝練一些,果然需要很大的量!

按照這個程度,甚至需要一千枚小天魔石纔有可能將神識凝練,如果到了後面,一萬枚小天魔石也是有可能的。

傅孤白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劃了一個弧度,難道這個因爲自己天縱奇材的原因嗎?

隨着傅孤白的走遠,路過的那些地方也開始變化,如果說正道門派很明顯有一絲陽氣的話,那些邪魔妖道就是充滿着陰森邪氣,不過傅孤白走到這裏卻依舊有一些正道人士,而且一副很融洽的樣子。


按照地圖上的指示,傅孤白七拐八拐來到一個邪魔外道開設的客棧。

“客官打尖還是住店?”一名小二看到傅孤白立刻出店問道,將傅孤白拉了進去,眼角的餘光已經將傅孤白的上上下下打量得十分的徹底。

“血冥的人住在這裏嗎?”傅孤白對於這些魔門向來沒有什麼好印象,而且這種一看就是黑店的樣子,就需要用拳頭去震懾他們。

傅孤白全身的氣勢緩緩的攀升起來,一道排山倒海的氣勢壓在小二的身體之上,那名小二的腳下不由自主的下陷。

“客官有……有話好……好說!”小二感受着傅孤白的氣勢,嚇得亡魂皆冒,語無倫次的說道。

看着小二的表情,傅孤白滿意的收回了氣勢,

店裏的人看到這個情況,一個個抄起傢伙將傅孤白包圍起來。

“敢到我的店裏撒野,你是誰!”一個看來是掌櫃的人拿着算盤惡狠狠的說道,那算盤上的珠子是一片片刀鋒,刷下去就能讓人血肉模糊。

傅孤白對於這個解釋,有心要看看天魔門直接放出了魔天,魔天一出現,就裝模做樣的怒道:“你敢和我天魔門作對!”

天魔門的人?

魔天的話一出,黑店的那些人都驚疑不定的看着魔天,各自後退幾步,站在一起議論紛紛。

不一會兒,就給傅孤白指了指客棧的樓上,不過愣是沒有一個願意來帶路的。這也讓傅孤白省得解釋許多。 開荒之源之外,上演着各種的殺戮大戰,不同的人,不同的勢力。

“殺!”

石路上的人走得乾乾淨淨,沒有一個留下來圍觀,因爲石路之上血液濺得到處都是,整條石路都被染得血腥異常。

“陸火炎?你要阻我?”吳一念手持長劍遙遙對着陸火炎。

“不敢,一劍城主雄才大略,我等螻蟻自然不敢阻擋你的腳步。”陸火炎調侃吳一念,萬軍之中沒有任何的緊張的情緒,頓了頓,他才緩緩道:

“我相信一劍城主也應該知道開荒之源的規則吧?”

“哼,如果我輸了,我自然會退出去!”

吳一念面色不善,一股出鞘的氣勢在身體中流轉。

“你能代表誰?沒有賭注的事情,做起來沒有意思啊?”

陸火炎緩緩的抽出一把大刀,火紅色的刀芒在刀尖上升起。

“多說無益,來吧!”似乎是被陸火炎的語氣調侃得有些煩躁,吳一念終於忍耐不住,長劍一陣輕吟,一道寒光閃出,帶動着身體朝着陸火炎刺去。

鏗!

大刀長劍交鋒,金鐵交戈的聲音傳出很遠,兩人又分開,不過陸火炎一副沒有任何用心的樣子,試圖勸解吳一念道:

“或許我們有合作的可能?”

陸火炎剛說完,就覺得頭皮發麻,好像全身都要炸毛了一樣,吳一念凌厲的一劍帶着幾道火花猛地刺了過來,陸火炎急忙用刀背一擋。

“你?”吳一念玩味的看着陸火炎,緩緩的拔出自己的劍,滋!陸火炎暗含刀芒的大刀忽然火勢加劇起來。

“你的實力連和我對話的資格都沒有,可惜陸焱燚照樣不是我對手。”

吳一念說完緩緩的收回長劍,看都不看陸火炎一眼。

陸火炎的大刀火勢霍的收了回去,一條整齊的切口在刀背之中,然後是咔嚓的裂開聲音。

鏗——

半截刀背掉在了地上,陸火炎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喃喃道:

“怎麼可能?這個是元階法寶?你的不過是法器……”

吳一念看着失身的陸火炎,轉身離開,此時兩方的戰鬥也差不多到了白熱化,而吳一念擊敗陸火炎更是奠定了勝利的基礎,士氣大振,那些炎鬼門的人瞬息節節敗退。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你太依賴法寶了。繼續!下一個目標是那些島嶼!”

吳一念不屑的對着陸火炎說完,對着大軍喝道,那些炎鬼門弟子也沒有繼續去理會。

“一劍城主萬歲!”


而戰鬥完畢,就一陣沖霄的歡呼聲沸騰了起來,那些狂熱的膜拜者,吳一念的大軍!

吳一念表情冷然,不過這時候通訊靈石之中卻傳來的呼叫的聲音,吳一念不急不緩的拿出通訊靈石,看到一個不認識的人,神色木然的開口問道:

“你是誰?”

“葉驚雲。” 對面那頭回答道。

而吳一念聽到對方的名字眼中卻露出了饒有興趣的神色:

“你姓葉?很好,我代表的是劍罹山莊。”

“你要向兵域宣戰?”葉驚雲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質問道。

“不,我要向整個開荒之源宣戰!” 而吳一念卻露出了狂熱的表情。

“你瘋了!”葉驚雲聽到吳一念的話,乾脆的掛掉了聯繫。

不過吳一念卻是意料之中的收起了通訊靈石,向着身後招呼道:

“小武。”

“少主,青道子和杜望已經離開了。”武七臉色有些異樣的看着吳一念小心翼翼的說道。

“我知道了,明天,我們就要打下中央島嶼周圍的一個小島,作爲我們的大本營。”

武七看着吳一念的表情,臉上露出猶豫的表情,不知道吳一念的做法到底是錯是對。

……

而中央島嶼,傅孤白已經從 葉驚雲那邊瞭解了他和吳一念的對話,聽完心中也忍不住的感概吳一念的打算很大膽!

他自問也沒有那麼大的膽子,一沒有人手,挑戰整個開荒之源實屬送死,而且實力也沒有萬夫莫敵的程度,吳一念把他可能奮鬥十年才做的事情現在就做了。

“那,你打算支持他?”

“我就打算要些小天魔石,我已經九品了,你給我大量的小天魔石我就能突破了。”傅孤白很直白的聳聳肩,當初加入吳一念,吳一念能給自己想要的。

現在自己需要別的東西了,自然是找更好的突破點。

“傅師弟,我真有點看不透你。”

“過獎過獎,能給我嗎?爭鬥什麼的我實在懶得參與。”

雖然傅孤白這麼說,不過想得越簡單的事情越是不容易達成。